趙永馨:關注善終權 別在病榻邊緣掙扎

來源:SMART智富月刊授權轉載

「我是一個凡事都想準備好的人,從前演戲,現在念書都是如此。」趙永馨(本名趙永信)在工作室外的庭園布好一方茶席,只為拍攝,其實擺出姿態即可,但她堅持「不真泡就沒有感覺」,仍舊慎重的泡了壺凍頂烏龍茶,邀請採訪團隊品嚐。

 

趙永馨不只是愛喝茶、雅好茶道而已,鑽研茶道5年來,還考取了2張泡茶師執照,她的人生,似乎不存在「做做樣子就好」,總是不做則已,一旦做了,每件事情就會務求到位與徹底。

 

趙永馨以1980年代一系列的瓊瑤劇走紅台灣電視圈,其中於《庭院深深》電視劇裡飾演傻女「翠珊」一角,更讓她紅透半邊天,已故秀場天王豬哥亮過去做秀時,還曾經指名要與「翠珊」搭檔。但無論是單純可愛的傻女,還是其他瓊瑤劇中的清麗玉女,真實的趙永馨和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形象都相去甚遠,她的人生處處充滿用功的痕跡,活得非常腳踏實地。

 

專注戲劇》

如電視圈公務員

鑽研角色、把戲演好

上網查詢她的作品年表,從18歲入行到如今,趙永馨幾乎年年都有戲接。從1980年代流行的瓊瑤劇到1990年代初期的現代愛情喜劇、包青天系列,以及1990年代中期風行至今的台語倫理劇,乃至於千禧年後的大愛劇等等,30年來台灣電視連續劇流行過的幾個劇種,她不只參與其中,也都能留下代表作。

 

「年輕時大部分心力都花在研究角色,把戲演好,像我本來不會講台語,也硬要練到講台詞沒有違和感。」趙永馨笑稱自己像個電視圈的公務員。

 

拍戲空檔趙永馨也短暫經營過台中的歌廳、珠寶公司等副業,在她用心操持下,也都經營出不俗的成績,只是商場上的名利總會招來險惡之事,考量到自己勢單力薄,「惹不起太複雜的人和事」,最終趙永馨還是將心力放回戲劇上。

 

43歲那年,趙永馨和愛情長跑多年的燈光師宋偉結婚,她覺得自己真正的塵埃落定了,隨著生活型態改變、經濟情況穩定,接戲已經無需太積極,「我沒生孩子,平常和公婆同住,就想著也許退休生活就是在假日的時候探望爸媽,陪他們遊山玩水。」殊不知婚後過沒多久,人生中最大的變故降臨。

 

轉換心境》

父母接連離世大受打擊

50歲決定重返校園讀書

「50歲那年,我母親過世,非常突然,(母親)昏倒送醫後,再沒醒來,可是前一天我們明明還聊得很開心。」想起5年前的變故,趙永馨瞬間紅了眼眶,趙母走後兩年,趙爸爸也因病過世,問起兩位老人家的病名,她揮了揮手示意並拒絕說:「我不願意想起那些病。」

 

趙永馨是家中長女,家裡還有3個妹妹和一位最小的弟弟,從小她就親眼目睹父母親辛苦的做生意、擺地攤,從一無所有到家境小康的奮鬥過程。高中畢業時父母親原本準備了一筆錢,想送她到美國念書,但當時已經開始接戲的趙永馨認為自己已有了謀生能力,「這筆難得的錢就留給妹妹吧。」

 

她不只是長姊,也是某種意義上的家長,因為一同將家撐持起來,讓趙永馨與父母親之間有著深厚的情感連結,父母接連離世,就像是帶走了她生命中最依戀的那個部分。

 

「媽媽走後,我必須找一件事來平衡悲傷,『讀書』就是當時心裡最大的那個聲音。」因為靠天分與努力演了一輩子戲,趙永馨在精進演技的路上,總覺得「自己似乎少了什麼,好像經驗豐富,能看出別人的不足,但心裡又很空。」

 

40歲後,她偶爾和朋友談起「很想當導演」的念頭,但友人要不是認為她在開玩笑,就是忙著潑冷水:「當導演多累啊?」夢想就這樣不痛不癢的擱在心底,直到母親過世,趙永馨才真正下定決心,「人生太無常了,想抓緊的東西,現在就要抓緊。」世事如此巧合,就在同一年,台藝大為過去國光藝校的學生開設了在職專班,彷彿就是在等著她去念。

 

既然要做,就做個徹底,在先生的支持下,趙永馨全心全意往幕後以及學術發展,除了回校園念書之外,也開設工作室,擔任戲劇製作人。就這樣,50歲的她在生命重新歸零後,又開始朝新的跑道上大步前行。

 

挑戰自我》

學習陌生事物

找到成就感與快樂

「打電腦、做PPT、數位剪接、非線性剪接等等,那4年我學會太多事情了。」她坦言,當個「高齡大學生」的確很痛苦,需要適應年輕的同學,以及學習完全陌生的事物都是一種煎熬,可是「關關難過關關過」的成就感也帶來意想不到的快樂。

 

「最棒的就是當學到的理論和以前的實務經驗可以對話、激盪,覺得自己好像『通了』。」念書念出興趣來的趙永馨不僅在2017年取得廣電系學位,同一年還以第3名的成績考取台藝大電影系研究所,有些朋友不懂,認為她「學位拿到了就好,為何繼續折磨自己?」但她知道這是往導演之路又跨進了一大步。

 

通常碩士班的學生都不會選修太多學分,但一心想多學、多見識的趙永馨卻在第一學年就瘋狂修課,幾乎每堂課都能遇見她,同學們都覺得這太瘋狂,「我也快累死了,但學期末撐完這一切又覺得好滿足。」

 

2018年的暑假,有些同學還在思考下學期要修哪些課,趙永馨卻已經開始籌備拍攝畢業作品,「到了這階段,人生下一步就是要成為電影導演了。」她神采奕奕的說。

 

父母的離世不只促成趙永馨勇於追夢,也讓她學會正視「死亡」,進而重新檢視、整理自己的生活,「我媽過世前,大家驚慌之餘,就讓她做了侵入性的治療,結果就是折磨她也折磨我們自己,這讓我爸很警惕。」為了避免重蹈覆轍,趙父過世前意識到自己時日無多,便平靜的召集所有家人,宣告自己屬意的財產處理、安寧照護與告別式等等,父親的豁達與冷靜也啟發了趙永馨。

 

「後來我透過朋友,委託專家規畫醫療險、長照險等保單,目的很簡單,就是希望將來不要讓家人因為我而折騰。」趙永馨說。近來,她也相當關切「安樂死」議題,並將昔日恩師瓊瑤撰寫的《雪花飄落之前》作為文本,在研究所課堂上報告,延伸出許多死亡相關的社會議題。

 

「器官捐贈已經立法了,接下來『善終權』是不是也能加快立法腳步?隨著時間流逝,台灣社會還要發生多少個在病榻邊緣掙扎的故事⋯⋯」她滔滔不絕的談著,彷彿某個腳本已然在腦中成形,新手導演一切都準備好了,水到渠成的眼界與生命厚度正等著她導出一部好片。

 

不在意外貌歲月痕跡,更在意內心是否成長

很多人對「老」這個字,以及與老有關的一切事物極度敏感,特別是在外貌上,從穿著打扮到做醫美等等,盡一切可能防堵「歲月的痕跡」。但趙永馨在螢光幕前工作了大半輩子,太清楚「世上沒有無瑕的容貌」,所以從不抗拒老,別人要稱她姊姊或阿姨都可以,假如劇本夠好,要她演媽媽,甚至是阿嬤都沒有問題。她說:「我比較在意內心的東西,持續學習,鑽研有興趣的事,讓我保持一種強烈的好奇,覺得自己依然在成長,日子就會過得比較開心。」(文◎賴韋廷)

 

 

小檔案_趙永馨

出生:1963年

學歷: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碩士班

現職:永遠溫馨工作室負責人

代表作:《庭院深深》、《追妻三人行》、《龍飛鳳舞》等電視連續劇

得獎紀錄:第19屆金鐘獎「最具潛力戲劇新演員獎」

 

加入中國信託財富管理LINE官方帳號

立即下載最新投資報告,體驗無接觸理財!

本文由「Smart智富」授權提供

 

上一篇:新手用「定期定額法」存零股,愈早存股複利效果愈大! 下一篇:股神巴菲特持股變化給投資人的啟示